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零四章 贪婪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蝴蝶公子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听到他刚才威胁的话语,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。

    这种恐慌并不是因为对手的实力有多么恐怖,比他更厉害、更强大的敌人我也见过不少,但真正对我有那方面想法的,怎么想,好像也就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蝴蝶公子言出必行,他的威胁并不仅仅只是软软的话语,还有实际的行动,话音落下的同时,漫天垂柳如同暴菊梨花针,密集地往下插来。

    知道此刻,我才感受到之前无花道人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提议离开,不要在帝柳的范围内与这人相斗,其实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主场,蝴蝶公子与我厮打拼斗,完全可以是零消耗的攻击,利用帝柳笼罩几里方圆的优势,各种手段纷呈而出,将我搞得焦头烂额,最终由他来实现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我固然有着三尖两刃刀那种所向披靡的打法,但他却也能够利用那绵密的垂柳,用那以柔克刚的打法,将我的锐气给层层消耗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无尽的垂柳,我斩了多少,他便能够再弄来多少,完全没有任何成本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陷入对方绵连无尽的攻击之中,我也是来了火气。

    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。

    真的有胆子闯进这恐怖的帝柳树冠范围之中,真的当我是没有半分防备的?

    错!

    就在蝴蝶公子信心满满,准备将我给一举擒住,然后行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之时,我伸出了左手,向前猛然一推,却有一大团炙热的气息向前猛然扑去。

    那些垂落而来,想要阻止我们前进的垂柳,在一瞬间化作了灰烬。

    而点燃它们的,却是浑身带着滚滚浓烟的火焰狻猊。

    你用那垂柳拦我,我便用火焰狻猊闯阵。

    火焰狻猊腾身出现,它身上冒着滚滚浓烟,而体表的几米之外,却是热力蒸腾,无数垂柳根本接近不了它的本身,便已经被热力直接烤炙成了火焰,然后朝着上方迅速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这么一手,那蝴蝶公子瞧见一瞬间就疯长而出的火势,吓得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我感觉头顶上的天空都在剧烈晃动,我感觉到居然有无数的白色雾气从上而下地落下,与这些火焰相结合,居然将燃烧的部分一下子就弄成了雪白的寒霜。

    火克木,这是五行相克里面最基本的常识。

    我懂,对方自然也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面对的,只不过是枯柴一堆,那么火焰狻猊能够让其一下子就变成滔天火焰,根本无法逃脱,但最主要的问题,是现如今我们的敌人,是一个曾经统治过虫原不知道多少年的顶尖强者,而那树,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。

    它对于这些火焰,有着强大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寒霜蔓延,将火焰之事给强行遏制住,而随后我们脚下的土地开始变得异常活跃起来,仿佛有无数生物在下方蠕动。

    随后,在我们夺命狂奔的时候,无数的根须藤蔓从我们脚下的土地破土而出,朝着我们全身卷来。

    无花道人曾经跟我提过,这帝柳的根系十分发达,能够深入地底上千米。

    上千米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棵帝柳的本体,其实是在地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将上面发达而茂密的树冠和树干部分都给除掉,只要是给它一定的时间,这玩意就还是能够重新再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它根本没有办法被消灭,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蝴蝶公子根本哺育我们打照面,撂下了狠话之后,立刻闪到了不知道哪儿去,任由这些恐怖的根须和藤蔓卷来,让我们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在这样危急的时刻,我知道再继续在下方行走,只怕要给捆到死,于是对老鬼大喊了一声,说抓住我。

    在我背上的老鬼紧紧抱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被蝴蝶公子用药给限制住了,连血族之力都没有办法使用出来,此刻仅仅是凭着意志在坚持着,不让自己掉落。

    我摒弃了一股脑儿跑出帝柳范围的想法,而是足尖一点,人却是冲到了树冠之上去。

    脱离了地面,就无需面对那恐怖到了极点的根须,而那些树冠之上落下来的垂柳,又都由着火焰狻猊去帮我清理,这使得在几米至几十米的树干之内,形成了一个还算是稳定和安全的空间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又往外狂奔了百米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斗智斗勇,临场交手的每一个细节和决定都能够改变最终的战斗结果,而失败的一方,也都将要付出生命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